好人卡别再发给我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文 /庞婕蕾

 
    “小叶子,图书馆借的书快到期了,你帮我还一下。”钱亚亚从书包里掏出几本书递到我手上。
    “等一下,还有我的。”周盼盼原本准备去厕所的,现在也赶忙回到座位上从书包里拿出两本书交给我。
    “小叶子,你要去图书馆?正好,把我的书也带上。”张小宛笑嘻嘻地把书放到我的怀里。
    本来,我只是拿了自己借的两本书跑一趟图书馆,可是在教室里耽搁了那么一下,被嗅觉灵敏的钱亚亚知道了去向,于是就演变成现在这样,我怀抱着一摞沉甸甸的书,吃力地从过道里挤出一条路,走出教室,下楼,穿过操场,来到对面的综合楼,爬上3楼向左拐就是图书馆了。这趟路走得我气喘吁吁,额头冒汗。
    把书往管理员桌上一搁,我就往里走,想从新书架上找几本书借回去,没想到一本书拿在手上都还没来得及翻开呢,就被管理员喊了回去,“同学,你这两本书过期了,要交罚款哦。”
    我只好退了回去,凑近一看,是张小宛借的两本作文选,都过期两个月了才想起来还。
    回到教室,我把书还给张小宛,“图书馆的老师说带好钱再去一趟,罚金是两块八毛钱。”
    张小宛没有接过我递过去的书,而是埋头翻书包,掏出一个零钱包,数了一堆硬币给我,“小叶子,给,两块八毛,你帮我去交了吧。”
    什么意思?让我再去给她跑一趟?张小宛好像看出了我心里的不情愿,就开始使出她的撒手锏——撒娇,她用娇滴滴的声音央求道:“好心人小叶子,钱放你这儿,反正你是书虫,经常去,顺便帮我交了呗。你看,我今天默写又错了许多,忙着订正呢,连上厕所都没时间。”
    我心里是想拒绝的,可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,只好默默地咽了回去。张小宛的硬币就这样放在我的桌上,像烫手山芋一样,夜长梦多,万一丢了呢?等不到下次了,我拿着书,把钱攥在手心里,又跑了一趟图书馆。
    从图书馆出来,我抬头望了一眼天空,天是轻柔的蓝,洁白的云悬浮着,微风拂过我的脸颊。我喜欢这样的好天气。
    “哎,小叶子,快,跟我一起去舞蹈房领一下游戏节上要穿的演出服。”在操场上遇到了肖琪琪,又被她叫住了。
    “我的练习卷还没订正完,我得回教室了。”我有点为难。
    “小叶子,这可是班里的事呀,你得出力的。”肖琪琪拿出了大队长的架势。
    可是,我又不是班干部……我在心里嘟哝着。肖琪琪当然听不见,拉起我的手就往舞蹈房走。
    一个中午的时间,我就这样来来回回地抱着一堆重物跑到这儿跑到那儿,水都没喝上一口,作业更是一点也没做,眼看着同学们一个个都把订正好的作业、试卷交到了讲台上,我心里那个着急啊,笔下的字写得都快飞起来了。
    “小叶子,我的尺子不见了,你看见没有?”奥斯卡问我,“帮我一起找一下吧。”
    “不要烦我!”我头也不抬,粗声粗气地说。
    “小叶子,你吃了炸药啦,脾气这么大。”
    奥斯卡随口抱怨了一句,本来就心急如焚的我这下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,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。
    奥斯卡一脸狐疑,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,但看见我哭了,还是跟我道歉了。
    其实,我并不生奥斯卡的气,他作为同桌还真是不赖。我气的是我自己。为什么总是这样没有原则地做老好人呢?是因为那张好人卡吗?
    上次陈辰过生日,他给班里每个同学做了一张卡,比如“女神卡”发给了从小出色优秀的肖琪琪,“学霸卡”给了在学习上独孤求败的邵飞,“偶像卡”给了学习、体育全面发展还长得帅的奥斯卡,“美少女卡”自然是给爱漂亮会打扮的钱亚亚,“能说会道卡”不用猜就知道被张越拿走了,而我呢,领到了一张“随叫随到好人卡”。
    “小叶子,下雨了,快去把窗子关一下。”
    “小叶子,新书到了,你帮忙发一下吧。”
    “小叶子,我的橡皮不见了,你帮我找一下。”
    “小叶子,你把字典借我一下,我要查个成语。”
    “小叶子,墙上的小报掉下来了,你找胶水再粘一下。”
    “小叶子,我的头发散了,你给我绑一下行吗?”
    ……
    我不是大明星,也不是班干部,但同学们每天都要把我挂在嘴上好多次。我的身影穿梭在学校的各个角落,看起来比谁都忙。所以陈辰给了我一张好人卡。
    “小叶子,你喜欢做这些事吗?”妈妈问我。
    “妈妈,我喜欢!老师和同学们都需要我,我愿意帮忙!”那时的我天真无邪,有用不完的精力,像一只小马达,每天都元气满满。
    可是慢慢地,我发现不对劲了,同学们习惯了我是一个很好用的“好人”,我偶尔做得不好,他们就要说我了。
    像上次发默写本,本来是赵一然的事,他忙着看漫画书,随手就把本子交给我,“小叶子,你帮忙发一下。”
    我屁颠屁颠在教室里转了一圈,把本子发到每个人的桌子上,没人对此表示感谢,我却在第二天一早收到了投诉。
    “小叶子,你把我和乔恒的本子发错了,我们换过位置了,你不知道吗?”张越得理不饶人,“害得我被我妈妈训了一通,说我做事马虎。”
    “是啊,我妈翻我书包,看到张越的默写本,她随手翻了翻就把我训了一通,说,你看,你看,连张越都默写得比你好!”乔恒的投诉紧跟着来了。
    张越听出了话外音,他一把扯过乔恒的袖子,说要和乔恒好好聊聊“连张越都比你默写得好”是什么意思。
    “小叶子,你下次用点心呀。”赵一然说。
    没有下次了!以后谁让我替他干活,我都不答应!可是第二天,邵飞让我帮忙把自然科学课上要用的望远镜发下去,我又屁颠屁颠去做了,唉,我这记性呀。
    往事一幕幕在眼前掠过,我用袖子狠狠擦拭了一下眼角,擤了擤鼻涕,把争分夺秒订正好的试卷交到讲台上,走回座位的时候在心里暗暗发誓:我小叶子要重新做人!
    一回家,我就翻箱倒柜,把房间里里外外翻了个遍,找出那张皱皱巴巴的“随叫随到好人卡”,卡上有一张憨态可掬的笑脸,像极了傻乎乎的我,以前觉得可爱,现在越看越觉得刺眼,我一把抓起它,把它撕了个粉碎。没有了好人卡,谁都不能再随意指使我了,不可以!
    “小叶子,你果真是我的女儿,我以前也被街坊派发过好人卡。”爸爸说,“有一次我的邻居让我陪他走亲戚,亲戚送了他一个大鱼缸,还给了他30个自家的鸡下的蛋。回去的路上,我的邻居骑着车,我在后面坐着,一手捧着死沉死沉的鱼缸,一手拎着一袋易碎的鸡蛋,那提心吊胆40分钟的路啊,我永生难忘,等到家时,我的两条胳膊都紧张得抽筋了。晚上还做噩梦,梦见自己一失手把鱼缸打碎了,重新买了一个赔给他。”
    “你的邻居分给你鸡蛋了吗?”我迫不及待地问。
    “没有,什么也没给我,只夸了我一句,叶一俊,你真是好心人哪。”爸爸耸耸肩,模仿着他邻居说话的腔调。
    “原来你从小就这么傻帽儿。”妈妈突然蹦出一句。
    “我这是乐于助人!”爸爸红着脸,直着脖子为自己辩解。
    “小叶子这么傻乎乎的是遗传了你。”妈妈又说。
    “她这叫善良。”爸爸坚定地维护他的遗传基因。
    为了长大以后不像爸爸那样被人嘲笑,这次我无论如何也要有所改变。说干就干,吃完饭,我向妈妈申请半个小时时间上网查资料。
    我在搜索框里输入“如何拒绝别人”字样,一下子跳出来好多网页,什么“如何优雅地拒绝别人”“怎样巧妙地拒绝别人”“教你几招学会得体地拒绝别人”“学会拒绝的经典句子”,我点开网页浏览了一遍,并认真做了笔记,密密麻麻写了一整页。
    第二天早上的“开心15分钟”时间,我们可以自由活动,有的玩攀爬架,有的玩跳绳,有的玩老鹰捉小鸡,还有的玩平衡车,一片欢腾的景象。15分钟太短了,很快上课预备铃就响了。大家纷纷停下手中的事,准备往教室走去。
    “小叶子,帮我!”
    咦?是谁在叫我?
    我环顾四周,呀,是周盼盼,她刚才在和张小宛她们玩倒立。一个不小心,摔了下来,捂着膝盖在那儿向我痛苦地召唤。
    第一节课是数学单元测试!必须得马上进教室!
    可是最后,我还是吃力地拖着周盼盼庞大的身躯慢慢挪进医务室,卫生老师给她的伤口做了细致的处理,涂抹药水时周盼盼疼得龇牙咧嘴,我坐在她身旁,她的指甲把我的胳膊都掐出了深深的印子。她只是膝盖摔伤,却搞得像骨折了一样,整个人挂在我身上,我费了吃奶的劲儿才把她拖进教室。
    唉,我昨天查的资料完全没有派上用场!
    午饭时间,老师来发餐盒时,我听见张越掀开盒盖时大叫一声:“哇,太棒了!是我喜欢的炸鸡腿!”
    炸鸡腿、咖喱鱼蛋、鱼香肉丝,是最受我们班同学喜爱的三大菜,每逢有它们,我们都会像过节般高兴,米饭也会多添一碗。
    今天的鸡腿炸得又脆又香,我们津津有味地吃着,整间教室也变得香喷喷的。当四周只有咀嚼声时,突然有人大叫我的名字,我抬起头循着声音看去,是周盼盼。
    “小叶子,吃什么补什么,你早上背我去医务室,又把我背回教室,一定累坏了。”周盼盼用筷子夹着她的大鸡腿从第一排慢慢挪动到第四排,“啪”一下,这只原本姓“周”的鸡腿准确无误地落在了姓“叶”的餐盒里。
    “谢谢你,小叶子。”周盼盼用亮闪闪的眼睛看着我。
    如果下次,还有人需要我帮忙,我大概、也许、可能、应该还会站出来,不是为了香喷喷的炸鸡腿,而是为了当听到别人说“谢谢”时我心里静悄悄淌过的那一股暖流……
      团中央优发娱乐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'S PRESS&PUBLICATION GROUP
声明: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  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