放进兔子耳朵里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文/ 王君心

 我望着最后一抹阳光消失在远方的山坡上,回过神来,暮色已经如一层淡紫色的轻纱般落了下来。四周静悄悄的,不再有人语声,连鸟叫声也越来越轻,越来越远,仿佛被擦去了一般。我坐在草坪上,心里头又焦急又无奈,怎么还没有人来找我?

    天黑了,如果我被猫或者狗叼走了怎么办?

    一想到那些黑漆漆的巨大的身影,我就忍不住直打哆嗦。

    “扑、扑!”不远处的树干后传来几声动静,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——忽然,一对长长的耳朵从树干后露了出来。原来是只野兔子,我放下心来,只听一个声音很有礼貌地说:“你好。”

    “你好。”我回应道。

    “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野兔子凑过来,好奇地盯着我看。

    “我,我被落下了……”我有些难为情地说,“我陪小主人出来野餐,她睡着了,大人们把她抱回车里,却忘了把我也带走。”

    “原来是这样。”野兔子同情地点点头,忽然换了个话题,“你的蓝眼睛真漂亮。”

    “谢谢……”我的脸顿时有些发热。我是一只布偶兔子,虽然不是用什么名贵的材质做成的,但两颗浅蓝色的玻璃珠眼睛,让初次见到我的人几乎都会说声“好漂亮”。

    “美丽的小姐,”野兔子朝我伸出一只手来,绅士一样鞠了一躬,“我正式向你发出邀请,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?”

    “和你一起走?”我惊讶地重复道。

    “对。”野兔子点头说,“我们一起去过自由的生活。”

    “自由的生活,”我问,“……是什么样子的?”

    “就是——可以在无边无际的原野上打滚,可以吃无穷无尽的甜果子,可以想去哪里就去哪里、想和谁在一起就和谁在一起,自由自在的。”野兔子挠了挠胡须,“我给你看些东西,你就明白了。”他把手伸向自己的长耳朵,变法术似的从耳朵里掏出一朵红色的花,“这是野玫瑰,只在原野上盛开的花。送给你,美丽的小姐。”

    一股淡淡的花香飘了过来,让人联想起早晨的朝霞,是一种新鲜、遥远的味道。见我没说话,野兔子又从耳朵里掏出了一样东西。起初我什么也没看见,直到他把手放到我耳边,我才听见了,是风,是悠长的仿佛没有尽头的风声。“这是吹过原野的风声,怎么样,是不是觉得只要听见这声音,所有的烦恼似乎都一扫而光?”

    “嗯。”我不由得赞同道。

    把风声放回到耳朵里,野兔子又拿出了一样东西。是一片羽毛似的银白色的光,在他手中闪烁着清冽的光芒。“这是落在原野上的月光,不受任何声音干扰,也没有被任何东西遮挡——世界上不会有比这更纯粹、更动人的东西了。”野兔子得意地说。

    我静静地注视着光芒,没有说话。

    “这些都属于自由的生活。”他再一次向我发出邀请,“怎么样,美丽的小姐,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?”

    “我……我要想想。”我有些心动了,思索着,先问出了心里的疑惑,“你为什么会把这些东西放在耳朵里?”

    “我们兔子一直都把最珍惜的东西放在耳朵里呀。”野兔子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,“看来你要了解的东西还有很多。”

    是吗?我确实不知道。不过如果是我,会把什么东西放进耳朵里呢?我忍不住想象起来。

    “咦,你的耳朵里好像也有东西。”野兔子迟疑了一下,说。

    “真的吗?”我连忙问,“可以看出来是什么吗?”

    野兔子伸出手,从我的耳朵里掏出一样东西——是一小团萤火虫般微弱闪烁的光芒,却很温暖,仿佛有一股神奇的力量,叫人安心。

    “是一个声音。”野兔子说,他把光芒放到我耳边。

    “伊莉……”那个声音说,我听见了。

    “‘伊莉’是什么?”野兔子不解地问。

    “‘伊莉’是我的名字,这是小主人的声音。”我激动地回答道,“这是我最珍惜的东西。”

    这时,我听见了一声呼喊。“伊莉——”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,我看见人们打着手电,从远处走来。是我的小主人,她和她的家人一起来找我了。

    “那么就再会了,美丽的小姐。”野兔子又冲我鞠了一躬,礼貌地挥一挥手,“很高兴遇见你。”

    说完,他转身跳进草丛里,不见了。而我也被一双手从地上捡起,回到了最熟悉的怀抱里。

 
      团中央优发娱乐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'S PRESS&PUBLICATION GROUP
声明: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  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